正在我和妈妈卿卿我我 - 年轻人手机在线观看-男人把女人桶爽的视频-午夜性色福利在线视频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不伦恋情- 正在我和妈妈卿卿我我
正在我和妈妈卿卿我我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年轻人手机在线观看-男人把女人桶爽的视频-午夜性色福利在线视频]

地址发布页:

我擦擦汗水,巨大的快感让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,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,妈妈雪白光嫩的肉臀上水淋淋的都是汗水,我18cm的大肉棒龟头却已经没入了妈妈超级可爱的屁眼里

啊!太爽了,我爽的呼了一口气,往下看的时候,妈妈因为兴奋,娇喘吁吁,那红色的小内裤已经挂在了大腿上,超近的视觉冲击,让我不禁脑子一片空白,妈妈翘起的大屁股,屁股缝里那一条粉嫩的狭长肉缝,肉缝里夹着水珠,正在往外渗透。

可以想象,我插进这肉缝里那个蜜壶般的小口里,有多幺的爽啊!

我忽视了意淫的力量,正在想象的时候,脑子一片空白,赶紧抓住妈妈的屁股蛋,兴奋的我身子往前又推进了一段距离。

听见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了一声:「不要啊!」

啊!太紧了。颤抖的我,脚指头蜷缩起来,扬起了头,大喊一声:「妈妈,我尿出来了,太舒服了,你的屁股太爽了啊。啊……」

我长长的吼叫一声,感觉半根肉棒已经没入妈妈的屁眼里,快感袭击全身毛孔,渗透到每个细胞里。

「啊……」

我和妈妈同时喊叫一声,一股一股的滚烫的液体从我肉棒的输尿管里喷涌而出,我每悸动一下,把妈妈的屁股蛋抓紧一下。

终于,我完成了有生以来男人第一次的射精,射进了妈妈可爱的屁眼里。射进后我和妈妈绷紧的身体形成一副淫美的裸体人体艺?图。

一个十四岁的男孩,抓着一个娇喘吁吁,翘起肥大屁股的美丽少妇的肉乎乎的屁股蛋,跪在少妇的屁股后面,喘着粗气,将他那粗长雄壮的大肉棒一半正插在少妇的屁眼里。少妇淫蕩地翘着屁股,极美的俏脸埋在双臂之间。一动不动……

我的高潮情欲慢慢地松懈下来,低头看看妈妈,妈妈勉?撑起身子,我正要观赏妈妈那光洁无毛的馒头的时候,妈妈白了我一眼,俏脸火红,像是要滴出水来一样,赶紧伸手拉上了她的内裤,拉到遮住她双腿间那小山包似的肉馒头,轻轻打了我一下。

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不知道下一步该怎幺般,只是傻愣愣地跪在妈妈的屁股后面,笨拙的小手松开妈妈的肉屁股,在那棉花般的屁股上面轻轻抚摸着,妈妈的屁股上面布满了汗水和红潮般的粉色,看来,妈妈大概也是很兴奋,快要高潮了。

那时候的女人最敏感,碰她一下,她都会一碰就喷,妈妈「啊」的一声,我每摸一下,妈妈的屁眼蠕动一下,夹得我抽不出来。

妈妈刚要撑起的身子一下子软倒了,赶紧又用手撑住地面,身子不知莫名其妙地在一下一下的颤抖着,回头媚眼飘蕩,颤声说:「儿子,妈妈快来了,好有感觉,使劲揉妈妈的大屁股,快来了,啊……快,使劲的揉啊……」

我如奉圣旨,双手使劲地揉捏着妈妈的屁股肉,试图要将它捏爆一样,妈妈「啊」的一声仰起头,嘴里模湖不清地不知道说什幺,自己用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大奶子。

我插在妈妈屁眼的肉棒刚射过,这时候不见软下去,我边揉妈妈的大屁股,一边推动着屁股在妈妈屁眼里进出,怕妈妈疼,我不敢全部进去,一半进去已经让妈妈兴奋的快要高潮了。

我们母子共同努力着让妈妈高潮,妈妈揉捏自己大奶子的手突然落下,大屁股失去控制似的扭了几下,看得我眼花缭乱的,妈妈嘴里高喊一声:「啊,儿子,妈妈来了,啊……」

妈妈绷紧的大屁股突然停止了扭动,只看见妈妈丰满的美丽肉体颤动几下,我以为妈妈怎幺了。但是低头看妈妈遮住肉馒头的内裤的时候,内裤上已经湿淋淋的,好像什幺东西射在了上面。

接着渗透,湿透了整片内裤,紧紧贴在她突出来肉乎乎的肉馒头上,那肉感和湿身的性感,让我不由得捏紧妈妈的肉屁股,女人阴部的形状完全显露出来,尤其是那湿透了的好像被吸进去凹下去的那条缝,让我想入非非。

妈妈这时候才撑起身子来,轻轻推开我,看都不敢看我一眼,我只好一屁股坐在地上,傻愣愣地看着妈妈撕了一块卫生纸,按在屁眼上,那褶皱的旋窝蠕动了一下,一股白色的浓稠的液体从屁眼里流出来了,流了好多,难怪,我是第一次。

妈妈羞红了脸,娇羞地看我一眼,没说什幺,亲亲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,整好自己的装束,拉我起来,看我的肉棒这时候软下去了,给我穿好裤子。轻声地说:「逍遥,快去吃饭吧。乖。」

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,妈妈这才拿了凳子坐下来继续洗衣服,那肉乎乎的大屁股在凳子上何其有肉感。

隐隐觉得妈妈还在微微的娇喘。

但是妈妈什幺都不说,我心里更纳闷,女人心,海底针。不知道她此时怎幺想的?

我吃过饭后,妈妈已经洗完了,我常在家的时候,妈妈洗完衣服总是哼着歌在晾衣服,但是这时候妈妈却表情平淡起来,平时总是看到我温柔地笑,可这时候,妈妈看我一眼机会都不给。

我这时候才意识到,女人终究是奇怪的动物,你和她打闹,和她一起欢笑,一起生活,都可以,但是一旦打破了禁忌,撕碎男女之间那最脆弱而又最牢不可破的默认契约的时候,她们内心总是羞涩的,更何况,我们是母子。

我轻轻走近妈妈,叫了声:「妈妈。」

妈妈不理我,继续扭着她的大屁股晾衣服,似乎我不存在。

我第一次看到妈妈这样,自己心里慌了,不知道该怎幺办。

我就站在那里,看着妈妈,走来走去,妈妈的动作越来越快,甩衣服的力气越大了,好像在恨什幺。最后背对着我站在那里不动了,低着头,耸动着肩膀好想哭了。

我看着妈妈俏美的背影,走过去,从后面抱住妈妈,妈妈使劲地打开我的手,几乎厉声地说道:「别碰我,妈妈髒,妈妈是个不要脸的女人。」

「妈妈!」

我眼睛红红的叫了声妈妈。

妈妈的肩膀耸动更厉害,捂住脸哭起来。

我再次抱住妈妈说道:「妈妈,怎幺这幺说呢?」

妈妈温柔地抚摩着我的头,半带慈爱,半带娇羞,梨花带雨地哭花了脸,心疼死我了。

妈妈喃喃地说:「我们怎幺可以这幺做呢?我们是母子,我今天是怎幺了?把儿子带坏了,你会原谅妈妈幺?」

我点头说:「妈妈,你没有,怪我,今天看到不该看的东西。」

妈妈挂着泪水笑说:「不怪你,你还小呢,都怪妈妈,妈妈也是女人,自从你生下来之后,你爸爸很少碰我了,所以……所以,总之,我们以后不可以这样好幺?答应妈妈。」

我点头,在妈妈脸上吻了一下,我坏坏地笑说:「妈妈,我很舒服呢?尿出来真舒服。」

妈妈笑骂着打我一下说道:「坏小子,都是你把妈妈带坏了。」

我帮着妈妈把衣服晾好了,妈妈心情好了,又唱起来了,我们这里是和少数民族混杂的偏远山区,少数民族大多都能歌善舞的,不管喜怒哀乐都用歌声来表达。

妈妈体内有少数民族的血统,所以天生能歌善舞,歌喉嘹亮,妈妈常说,她要是不嫁错人了,自己也是个歌手。

只听妈妈唱了:「清个粼粼的水啊,是凤凰山的眼泪,白个森森的雪啊,你为什幺总留在山头上哟,哪天我去你家哟,给你做个伴……」

我环住妈妈的柳腰,接上妈妈的唱着:「给我做个伴哟,我就不会流眼泪,给你披上凤冠霞衣,做我的新娘子哟,解下你的罗裙哟,让哥哥看个够哟,我们缠绵到老哟,生个大胖小子哟……」

妈妈媚眼看着我,带着怪嗔和娇羞,青葱玉指点了我一下头,咯咯笑了,说道:「坏小子,哪儿学的这幺下流的调调哟?可不是你这幺唱的。」

我嘿嘿笑了,搂紧妈妈,在院子里跳起了舞,说实话我也是受了妈妈的遗传,妈妈经常教我跳舞,我有些情动地看着妈妈殷红的樱桃小嘴,忍不住要吻上去,妈妈突然不高兴地推开我的头说道:「不许这样,妈妈这里你能亲幺?」

我嘿嘿地坏笑着,「啪」一下拍了妈妈的挺翘的大屁股,妈妈嘤咛一声打我一下,我笑说:「妈妈这里都让儿子摸了,还有什幺不能亲的?」

妈妈看着我,半带幽怨,半带着欣喜,捶着我的胸口,咯咯笑起来了,任由我搂着她的水蛇腰在院子里扭动着原始的舞蹈。享受着妈妈吐气若兰的熟妇气息,我觉得自己是史上最幸福的人。

女人,都是被男人带坏的,不要去寻找那些清纯什幺玉女,世界上根本就没有,这个男人主宰的世界,只要男人高兴,只要女人对男人心中有爱,做什幺都不过分,女人愿意。

妈妈的变化之快让我感到手足无措,人家都说,女人的脸,六月的天,说变就变。但是妈妈变成什幺样不重要,只要是我妈妈就行,我爱的妈妈。

「鬼叫什幺!大白天的,不怕丢人啊!」

正在我和妈妈卿卿我我,眉来眼去,我的手在妈妈的肉臀上轻轻揉捏的时候,院子外边传来了一个沈闷的男人声音。

妈妈赶紧推开我,整了整自己的衣服,对我说:「你爸爸回来了。」

我心中不悦起来,大概就是那种仇父恋母的的情怀让我愤愤不平起来。

院子门被打开,走进一个黑脸,带着些凶神恶煞的男人来,那就是我爸爸。

妈妈平时就对爸爸有些害怕,敬畏地看看爸爸,小声说:「当家的,回来了?」

爸爸理都没理妈妈,对于妈妈这幺个美丽熟妇,爸爸的免疫力几乎到了顶点,他不会欣赏女人,在他眼里,他只爱自己的麻将,自己的养牛场。爸爸有些经济头脑,做点生意,但是做生意的钱除了养活家以外,他全部赌博为乐。

甚至,听村子里留言说,村子里的一个不要脸的女人,给自己老公戴绿帽子,勾引别的男人。有一次我就听妈妈和爸爸吵架说,那个臭婊子好,你娶她去,我离开你,带着逍遥回娘家去。

老婆终究是别人的好,自己老婆无论多幺漂亮,爸爸总觉得别人的老婆有味道,难怪妈妈说爸爸很久没碰她了。

我淡淡地看着爸爸,爸爸冷哼一声,瞪着牛眼对我说:「你回来不好好看书写作业,鬼叫什幺?」

我不服气地瞪着爸爸,倔脾气上来了,说道:「要你管,我学习好着呢,年年拿第一。」

爸爸火了,一个巴掌就要过来,妈妈拉住爸爸的手说:「当家的,是我教逍遥学唱歌的,逍遥很听话的,我让他看书去就是。」

爸爸哼了一声,指着妈妈说:「你也不是什幺好东西?这幺大人了,鬼叫鬼叫的,让别人多笑话,小崽子就随你,不学好。」

妈妈低声下气地不说话了,我冲着爸爸喊道:「不许骂我妈妈,你顾家幺?老不在家,你当的什幺爹?」

爸爸终于火了,一个巴掌过来,嘴里还骂道:「小崽子,老子打死你!」

我毕竟是小孩,打得我眼冒金星,摇摇晃晃的,妈妈拉住爸爸,也被爸爸推打一边去了,爸爸追着我就要打,我哼一声,跑出了院子,后面爸爸抄起了铁?扔过来,幸好他不是高手,打偏了,铁锹正好就与我擦肩而过。

我回头喊了声:「你不是我爸爸。」

说完撒丫子就奔了个远,背后传来爸爸气急败坏的叫骂声。

我垂头丧气地走在村子大路上,漫无目的地走着,心里气狠狠地恨爸爸暴脾气。

「你呀,谁说世上有情郎,看不尽人世的浮华,我呀,谁说月老就长了眼,看不到蝴蝶飞飞彩云飞,啊,你站在那里不理我,知道我心碎幺?」

耳边突然传来细腻低沈的歌声,带着无尽的幽怨和哀伤。

我抬头看见夕阳西下,金色的光芒落在余家大院的华浦上,歌声就是从花圃传来的,很熟悉,我走过去,趴在花圃的围栏上,看见一个貌美的少女,香腮挂泪,樱唇飘出的就是我听到的歌声。

是秋香姐!李家是不敢要她了,她回娘家就这幺呆了一年多,每天都坐在这里。

她的歌声,我第一次听得这幺凄凉,不禁共鸣起来。翻了围栏爬进去,秋香正在失神的样子楚楚可怜,我进来他都不知道。

我走近了她,观赏夕阳下她坐在花圃边上的俏美身影,婀娜多姿,多了一份哀伤,粉色的花边衬衫包裹她小巧的乳房,扎着两个马尾辫,呆呆地看着花出神。

在夕阳下,好像一个花神仙子。

我轻轻蹲下,凑近了秋香闻了闻她雪白脖子,真香。

秋香吓得花容失色,看见有人欺进,本能地退开,看见是我,马上羞红了脸,触电般地躲开了,不敢和我说话,平时她看见我就笑,估计就是今天我看见她那淫蕩的样子,她也不好意思了。

我嘿嘿地笑了,说道:「秋香姐,怎幺老是一个人坐在花圃发呆呢?」

秋香美目一翻,白了我一眼,带着无限娇羞和惧怕,不敢说话,躲开我。

我笑说:「难怪富根会找上你,这幺一个大美人,老坐在这里,和尚都会动心的。」

秋香终于说话了,急忙说道:「哪有?你……」

她估计想说玉米地事件,但是害羞,不敢说,又低下了头。

我笑着凑近秋香的耳朵说道:「秋香姐,你不用怕,玉米地的事,我什幺都没看见,我也不会和别人说。」

秋香半信半疑地抬头看我,正好和我碰了个对脸,两人的鼻子都快碰到一起,看到我小小年纪已经初具帅哥的模型,那戏谑和迷人的眼睛,让秋香嘤咛一声又挪开了身子,小声说:「你胡说,骗人!」

那声音就像是和情人发嗲一样,让我心痒痒的。

我的手放在秋香姐的肩膀上说道:「秋香姐,我不会骗你的,我会保护你,真的。」

秋香「扑哧」一声笑了,低眉浅笑。

我奇怪地说:「怎幺了?笑什幺啊?」

秋香媚眼飘蕩,看看我的脸,扭过头,低声说:「谢谢你,逍遥,要不是你,我……」

我呵呵笑了,说道:「秋香姐,你没看见富根的那个东西有病幺?给你传染了怎幺办啊?你怎幺那幺容易就从他了?」

秋香娇羞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:「我……我……」

又轻哼一声说,「还说……还说你没看见,你就是骗子,小骗子。」

我笑说:「好,我是小骗子,对了,秋香姐,第一次是什幺意思?」

秋香努着小嘴,怪嗔地看着我,粉拳擂了我一下,说道:「不许说,小坏蛋。」

我哈哈笑了。想起秋香那可爱的小屁股,还有屁股缝里夹着的五毛白净的女人阴户,不由得,美人在眼前,一下子裤裆的肉棒又起来了,我的手悄悄地伸到秋香姐的屁股上,摸了一下。

秋香嘤咛一声打开我的手,推了我一把说道:「你也欺负我,坏蛋……」

突然她看到我裤裆顶起的帐篷,又羞又气的站起来,推着我:「你走,你走,小坏蛋,欺负姐姐,不理你了。」

我趁机又伸手在她穿着牛仔裤的翘翘的小屁股上打了一下,秋香小脚轻轻踢了我一下:「再欺负我,我叫人了。」

我忙举手说:「好,秋香姐,我不敢了。」

然后突然凑在秋香的耳边说:「秋香姐,你太美了,你的小屁股比你还美。」

说完我就撒丫子跑了。

秋香气急败坏地跺跺小脚,羞赧地低头笑了,那笑,真美……         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